游客发表

要我为孩子想想吗? ……袭人穿戴来了

发帖时间:2019-10-27 16:04

  ……袭人穿戴来了,要我为孩两个丫头与周瑞家的拿着手炉、要我为孩衣包。凤姐看袭人头上戴着几枝金钗珠钏,倒华丽;又看身上穿着桃红刻丝银鼠袄子,葱绿盘金彩绣绵裙,外面穿着青缎灰鼠褂。凤姐笑道:“这三件衣裳都是太太赏你的,倒是好的。但只这褂子太素了些,如今穿着也冷,你该穿一件大毛的。”袭人笑道:“太太就只给了这灰鼠的,还有一件银鼠的。说赶年下再给大毛的,还没有得呢。”凤姐儿笑道:“我倒有一件大毛的,我嫌风毛出得不好了,正要改去。也罢,先给你罢。等太太年下给你做的时节,我再做罢,只当你还我一样。”众人都笑道:“奶奶惯会说这话。成年家大手大脚的,替太太不知背地里赔垫了多少东西,真真赔得是说不出来的,那里又和太太算去?偏这会(子)又说这小气话。”凤姐笑道:“太太那里想的到这些。究竟这又不是正经事,再不照看,也是大家的体面。说不得我自己吃些亏,把众人打扮体统了,宁可我得个好名也罢了。一个一像‘烧糊了的卷子’似的,人先笑话我,说我当家,倒把人弄成花子了。”众人听了,都叹说:“谁似奶奶这样圣明!在上体贴太太,在下又疼顾下人。”

近因今上崇诗尚礼,想想征采才能,想想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选妃嫔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二则自薛蟠父亲死后,各省中所有的买卖承局、总管、伙计人等,见薛蟠年轻不谙世事,便趁时拐骗起来,京都中几处生意,渐亦消耗。薛蟠素闻得都中乃第一繁华之地,正思一游,便趁此机会,一为送妹待选,二为望亲,三因亲自入部销算旧帐,再计新支,——其实则为游览上国风光之意。可见,要我为孩爱情面前,要我为孩不论贤邪,即便皎洁如霜雪,也难免恩情中道绝。薛宝钗还是班婕妤,都是输在太过贤惠,对男人而言,任性的女人往往更有吸引力。

  要我为孩子想想吗?

可见,想想既然宝玉说“未必干净”,那就果真不干净过,当然,肯定不是尤氏姐妹。无论怎么说,宝玉对于尤氏二姐妹的真实态度还是存有很多鄙薄的。可怜韩令功成后,要我为孩辜负秾华过此身。可以来研究对比一下宝玉秦钟二人的心理有何不同点。先来看宝玉,想想宝玉对于秦钟应该讲是单纯的对其品貌的倾慕,想想是很自然的情感流露。宝玉这个人有意思,见了秦钟以后,他在内心里把自己贬成了“泥猪癞狗”、“死木头”、“粪窟泥沟”,用现代人的思想其实是十分难以理解的。虽然秦钟面貌出众,但宝玉也不差啊,在秦钟眼里宝玉不就是“形容出众,举止不凡”吗?宝玉至于这么自惭形秽、没有自信吗?这太不正常了!其实,宝玉这个人心理上有一种先天的自卑感,而这种自卑感只是在遇到美丽的女孩子或是男孩子时才会被激发出来。也就是说,贾宝玉天生有一种对美丽的膜拜心理,把这当成自己的信仰。书中就有多次提到身为贾府“小皇帝”的贾宝玉情愿为奴婢作奴婢,当然,这些奴婢都是大观园里聪明漂亮的丫鬟们。长相粗鄙的女孩子或是小厮可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

  要我为孩子想想吗?

可以说,要我为孩王熙凤之所以最能讨得贾母的欢心,要我为孩成为贾母所有儿媳孙媳重孙媳当中的头号爱媳,最大一个原因是此二人性格极其相似,甚至可以说,王熙凤就是年轻时候的贾母。而套用贾母的话来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比王熙凤还要伶俐能干。可见贾母之才,不输于凤姐,也难怪古稀之年,还能够令整个家族上上下下俯首帖耳。可这里的香菱却因为穿坏了一条裙子而十分懊恼,想想或者说十分害怕,想想为什么呢?宝玉说出了两点理由:第一,这条裙子的布料是薛宝琴带来的礼物,只有宝钗和香菱才有,宝钗的仍崭新,香菱的却先坏了,恐怕宝琴不高兴;第二,害怕薛姨妈责备她浪费东西,不知节俭。这两条理由,第一条为辅,第二条才是主。宝钗、宝琴都是通情达理的女孩子,尤其宝琴,跟史湘云一样的豪爽豁达,断然不会把这些细微的俗事放在心上,再者宝钗也是个最体贴别人的女孩子,心思柔腻,更不会为这点小事见怪于香菱。更何况香菱还是哥哥的侍妾,算是她们的“嫂子”,于情于理都不会为一件衣服怪罪香菱。实则这段文字是巧妙地说出了薛姨妈节俭的生活习惯。当然,以一个正常人来看,如果她所拥有的钱财花也花不完,富贵至极时,那是考虑不到节俭这回事的。所谓惜福是假,经济出现危机才是真。薛家“珍珠如土金如铁”的盛世光景已经不存在了。所以第五十七回,又才有薛宝钗和邢岫烟的一段奇怪对话:

  要我为孩子想想吗?

来看最后一句:要我为孩“雨村犹未看完。”什么意思?如果这张护官符单单就是这四个家族的话,要我为孩贾雨村看到这里就应该已经看完了,为什么作者要说他没看完呢?除非,这张单子上还有另外的家族,不单单只是这四家!

类似这样的描写还有很多处。第四十八回中,想想薛蟠南下去做生意,想想走了以后,薛姨妈对薛家上下有这样的安排:薛姨妈上京带来的家人不过四五房,并两三个老嬷嬷、小丫头,今跟了薛蟠一去,外面只剩了一两个男子。因此薛姨妈即日到书房,将一应陈设玩器并帘幔等物,尽行搬了进来收贮,命两个跟(去的)男子之妻一并也进来睡觉。又命香菱将他屋里也收拾严紧,“将门锁了,晚间和我去睡。”宝钗道:“妈既有这些人作伴,不如叫菱姐姐和我作伴去。我们园里又空,夜长了,我每夜作活,越多一个人岂不更好。”薛姨妈笑道:“正是,我也忘了,原该叫他同你去不才是。我前日还同你哥哥说,文杏又小,道三不着两的,莺儿一个人不够伏侍的,还要买一个丫头来你使。”宝钗道:“买的不知底里,倘或走了眼,花了钱事小,没的淘气。倒是慢慢的打听着,有知道来历的,买个还罢了。”一面说,一面命香菱收拾了衾褥妆奁,命一个老嬷嬷并臻儿送至蘅芜苑去,然后宝钗和香菱(才同回园中来。)看了这一段文字,可叹薛家人丁单薄,连仆人也少得可怜,全部加起来也未必赶得上宝玉、黛玉、迎春等小辈主子一个人所使唤的仆人多。虽说是身居亲戚家里,可薛家所花费的都是自己的银子,即便多使两个佣人也不会给亲戚找麻烦。而宝钗所居住的蘅芜苑中固然也有一些做粗活的仆人,但相当一部分是大观园各个住所原本就带着的管理房屋的人。宝钗正经的侍女只有莺儿和文杏,用薛姨妈的话说“文杏又小,道三不着两”,能用得上的也只有一个莺儿。而贾家其他的小姐们一出场,哪个不是一帮丫鬟婆子团团围着。作为薛蟠侍妾的香菱还是过着半主半仆的生活,在家里还有不少活儿要做,可见其辛苦。而贾府里,即便是令人厌恶到底的“受气包”赵姨娘也没见她要一天到晚忙着做活儿的。当然,宝钗这位正牌小姐更不可能闲着,每晚上要做针线活做到深夜,简直就是和家道已然败落的史湘云一样的处境。或许你可以把这理解成是薛宝钗勤劳的表现,但是,即便大户人家需要传授未出嫁的女儿一些生活技能将来以取悦公婆,可也没必要这样的劳作,贾家的女孩儿们可不像她这样。林黛玉一年能做个香袋已经不错了,探春偶尔做双鞋也只是作为宝玉的礼物赠送而已,并非天天如此。贾家的小姐们一天到晚只不过下下围棋、练练书法、弄弄丹青,修身养性。宝玉怡红院中的晴雯、芳官一天到晚“只是睡觉”,无所事事。林黛玉屋里的紫鹃、雪雁每日除了伺候一下黛玉的起居,只是喂喂鸟儿,夜半陪着失眠的主人聊聊天,从没见有谁做活儿到深夜的。可见,宝钗的辛苦比晴雯、芳官等尤甚,大观园里,也只有宝钗能够体恤家道衰落的史湘云,此二人的境况其实相差不多!说完了气质美女林黛玉的相貌问题,要我为孩在此,要我为孩还有必要说一下黛玉初次进贾府的年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很多读者都有混淆。我们都知道,张爱玲等红学研究者证明黛玉初进贾府的年龄是六岁,这引起了很多现代读者的疑问。

虽然贾宝玉有着卓然不凡的思想特质,想想但仍然不能否认他是个在畸形情爱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多情少年。他不仅认同男女之情,想想甚至也沉迷于同性恋情。在书中,贾宝玉也曾出现过几位同性恋人。一般看到这里,很多读者开始不买账:同性恋?那岂不是太有损情圣贾宝玉的形象了?果真如此,作为一个性变态,怎么有资格去跟纯洁无瑕的林黛玉谈恋爱呢?虽说贾王史薛是《 红楼梦 》中所极力描写的四大家族。但是作为读者,要我为孩不要以为这四大家族就是那个时代顶级的富贵门户了,要我为孩他们只不过是整个社会富贵势力中的一小撮,而且还是渐入没落的代表者。第四回,这张护官符出现的时候,文中已经说明了“凡作地方官者,皆有一个私单,上面写的是本省最有权有势,极富极贵的大乡绅名姓,各省皆然”,可见,护官符上所写的贾王史薛四大家族只是在金陵一带享有盛名,如果扩展到整个大清国,当然算不上巨富之家。而像林如海这样的家庭也未必比薛家贫穷,没有登上四大家族排行榜的原因也许只是因为这张护官符是金陵当地的,而非姑苏一带的。文中这样写道: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宁国荣国二公之后,共二十房分,除宁荣亲派八房在都外,现原籍住者十二房。)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保龄侯尚书令史公之后,房分共十八,都中现住者十房,原籍现居八房。)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共十二房,都中二房,余在籍。)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紫薇舍人薛公之后,现领内府帑银行商,共八房分。)雨村犹未看完,忽听传点,人报:“王老爷来拜。”

所以,想想社会中评判美人的标准一向是内在美和外在美兼具的。就像当今社会人们所推崇的气质美人,想想也许五官未必出色,但各方面的气质修养要出众,也就是素质!所以,要我为孩袭人为了取悦宝玉,要我为孩着装总是红绿不肯离身,本身就是追求身份的一种象征。而凤姐出场便是红袄绿裙,可见其风采卓然,气质不凡。在那样一个时代里,未出嫁女孩子应该打扮得娇嫩可爱,这样方能彰显其娇贵的身价,而出嫁后的年轻媳妇,则必须艳服丰妆,因为她体现的是婆家的风范面貌,若是衣着朴素简陋,那就不单是丢娘家人的脸了,连婆家的颜面也荡然无存。第五十一回中,袭人的母亲病危,回家探视,临行前,凤姐亲自检查她的衣饰:

相关内容

随机365体育投注 国家_注册网站域名365体育投注_bt365 体育投注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